第1082章 安排

作者:錦豬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人氣小說:女帝直播攻略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:絕世高手極品小農場帝少心頭寵:國民校草是女生奧特曼戰記萬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農民修真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www.irlnms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朱立誠出了南甸區看守所以后,把車停在了一家酒店門口,然后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西山縣去了。在這之前,他已經和齊云聯系好了,準備到對方那兒對付一陣,這樣既方便,還不會耽誤事。

    要說朱立誠的時間拿捏得還真是準,他離開看守所大約十分鐘左右,元秋生和元衛軍就到了。

    元衛軍之前吃了癟以后,立即驅車趕回市里,把這邊的情況向元秋生做了一個匯報。按說他完全可以通過電話匯報,但由于孟懷遠也是公.安系統里面的人,他還真有點擔心對方是不是給他們上了監聽設備,要是那樣的話,他打電話,豈不是正好著了對方的道。

    他這樣想也不能說一點道理沒有,從剛才朱立誠和孟懷遠的表現來看,人家可是有備而來,要是提前給他或者表叔那邊上點手段的話,也是完全有可能的。他現在算是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了,哪兒還敢有半點大意。

    元秋生聽了元衛軍的報告以后,心里真有點著慌了。他之前有點太過于樂觀了,從元衛軍到那以后一會功夫,朱立誠居然就出現了,說明對方早就到了南甸區。臨近中午的時候,他剛剛和一個省里朋友通了電話,當時朱立誠還正在省里開會呢。這么短的時間內對方就趕到了南甸區,這說明會議一結束,對方就立即趕回來了,甚至連飯都沒有顧上吃。

    想到這的時候,元秋生的心里當然不淡定了,試想一下,如果只是因為黑子把杜大壯交代出來的話,那朱立誠至于如此著急嘛?這里面顯然有名堂,而且是有大名堂,十有八.九和他有關,否則還有什么事情,值得朱立誠如此重視呢?

    元秋生站起身來,對元衛軍說道:“衛軍呀,你先在這等一下,我打個電話。”說完這話以后,他就往辦公室里間走去。

    元衛軍對于對方的這個做法雖然有點無法理解,這邊已經火燒眉毛了,你還有閑心打什么電話,不過人家是市.長,他就算有想法,也只能憋在心里,別說抱怨了,就連問問都不妥。

    元秋生打這個電話當然有他的道理,現在的形勢多么惡劣,他比元衛軍還清楚,但這個電話他卻不得不打。

    進.入里間以后,元秋生把門緊緊地關上,然后掏出另一部手機來熟練地撥了一個號碼過去。當聽到耳邊傳來“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”時,他就意識到情況不對了。姜華林是一個生意人,不要說白天了,就連晚上手機都不會關。盡管如此,元秋生還是不死心,他又撥打了姜華林的辦公室電話。當秘書告訴他,從昨天開始,姜總就沒有在公司出現以后,元秋生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19

    推開門走出去以后,元秋生對元衛軍說道:“衛軍,事情麻煩了,我剛才和姜老板聯系了一下,不出意外的話,他應該也落在對方手里了,現在情況已經非常清楚了,對方顯然就是沖著我們來的。現在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一定要把杜大壯和姜華林找到,然后把他們控制在我們手里,這樣才能掌握主動。這樣吧,我現在就和你去南甸區看守所,另外你打個電話到局里,多帶一些人去,實在不行的話,我們只有來硬的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的時候,元秋生的臉上可以說是聲色俱厲。元衛軍聽到這話以后,先是一愣,隨即就明白了過來,他沒有絲毫的猶豫,走到一邊去,連打了三個電話,然后才沖著元秋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元秋生非常清楚,現在也許是他最后的機會了,要是不能順利把那兩個人控制住的話,那等待他的將會是什么,他閉著眼睛也能想明白,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賭一賭,即使輸了,反正也就那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南甸區看守所的正、副所長回到辦公室以后,泡了一杯茶,準備好好休息一下。剛才那個場子有點太震撼了,雖然最終沒他們什么事,他們甚至還有可能因為這事撈到點好處,但這心里始終有點不得勁,這會事情總算過去了,他們準備抽支煙、喝杯茶緩一緩。

    煙剛抽了一邊,突然傳來咚咚的敲門聲,所長不干了,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子就上來了。他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看守所長,但好歹也是一把手,在他的地盤上那是說一不二,剛剛稍微緩了緩,竟然又有不開眼的過來找事了。他要再不拿出點架勢出來,真以為他這所長是擺設了,于是沖著門口怒聲喝道:“敲,敲你媽.的魂呀,給老子滾進來!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一聲怒吼,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,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剛剛離開一會的市局局長元衛軍,跟在他后面的那位看上去很是眼熟,不過所長一下子卻想不起來究竟是哪位。當看到元衛軍沖著其點頭哈腰的時候,所長總算醒過神來了,這不是市.長大人嘛,昨天晚上他還在泰方市電視臺的晚間新聞上見到對方的,難怪看上去這么眼熟!

    當搞清楚眼前兩人的身份以后,所長只覺得一陣頭昏目眩,他剛才貌似對方的媽的,還自稱老子,這……這……,所長此刻恨不得找兩塊豆腐一頭撞暈過去算了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,市.長和局長似乎對他剛才說了什么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,而是問起了朱市.長、肖局長和那個嫌疑人的情況。所長聽后這才松了一口氣,連忙把他所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對方,包括肖局長押著那兩個嫌疑人先走的,朱市.長大約在十多分鐘之前才離開的,事無巨細,不敢有一點遺漏。

    所長的話剛說完,元衛軍就開口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他們帶走了兩個犯罪嫌疑人,而不是一個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所長回答道,“起先是一個,但后來又帶回來一個,后來的那個應該是趕了很長時間的路,一個個風塵仆仆的。”

    元秋生聽到這話以后,臉上的神色明顯不對勁了,看來他預想的一點也不錯,現在不光杜大壯在對方的手上,姜華林也應該被他們從南海省帶回來了,這意味著什么,沒有人比他心里更清楚了。

    元秋生之前的頭腦子里面一直考慮的是如何應對朱立誠,甚至做好了強行動手的準備。他知道只要把杜大壯和姜華林接手過來,其他什么事情都好說,因為他們手中掌握著能置他于死地的證據。只要把他們兩人掌控住,就算朱立誠告到省里去,到時候也是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對方雖然省里有靠山,但他畢竟是一把手,相信省領導不會太過為難于他的。

    想不到對方居然和他來了一招釜底抽薪,直接不和他照面,這可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。他的準備就算再怎么充分,但對方連見面的機會都不給,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元秋生的心里雖然憤怒到了極點,但他硬是強壓住怒火,沖著看守所長問道:“他們帶著兩個嫌疑人,應該有一大幫人,你看到他們往哪邊去了嘛?這事非常重要,實話實說。”

    元衛軍聽到這話以后,心里很是緊張,他知道市.長大人問這話的語氣非常很平緩,但心情一定和他是一樣一樣的。不管他們接不接受,現在有一點是肯定的,那就是朱立誠和孟懷遠已經帶著杜大壯和姜華林走了。至于說為什么走,答案顯而易見,他剛才過來的時候打草驚蛇了,對方也能想到他會把元秋生請過來,本著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則,當然就三十六計走為上了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根據對方留下的線索順藤摸瓜,爭取找到對方,這樣還有一線機會,要是找不到的話,那可就……想到這的時候,元衛軍簡直有點不敢再往下想了,別看他現在還是風光無限的公.安.局長,要是杜大壯和姜華林兩人把他和元秋生干的那些事情爆出來的話,他就等著去吃牢飯吧!意識到這點的時候,元衛軍當然不敢大意了,一臉緊張地看著南甸區看守所的所長。

    所長意識到兩位領導正盯著他看的時候,心里也有點不淡定了,他隱隱感覺到這兩位似乎對剛才那撥人的去向很是關注。他想隨便扯個地方糊弄一下完事,但想到市.長剛才的警告,他又收起了這個心思。他抬頭悄悄打量了一眼站在他身前的兩位大人物,然后才期期艾艾地說道:“兩……兩位領導,他們去了哪兒我真不是很清楚,由于朱市.長走得比較遲,所以我們倆一直待在他身邊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所長說這話的時候,還不忘把站在一邊的副所長也捎帶上,這也算是有福同享、有難同當了。副所長雖然很不情愿,但老大既然點到他了也不便推辭,于是悄悄上前一步,沖著元秋生和元衛軍微微點了點頭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三中三资料 平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