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1 皮皮入海

作者:育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人氣小說:雪鷹領主神藏快穿:男神,有點燃!主神大道神道丹尊無限之科技主宰會穿越的外交官快穿女配:反派BOSS有毒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www.irlnms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一周后,比諾王子和索菲婭公主陸續將參賽的選手們送走,而四人組探尋海底世界的計劃,也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在兩位王室不在小貝穆莊園的這幾日,江曉去最近的城市游玩了一番,感受了一下西馬王國的風土人情。

    比諾王子回來之后,也曾向江曉詢問海魂面的去處。

    江曉只是說在城市游玩的這幾日,讓朋友帶回華夏去了,并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對于江曉給出這樣的回應,比諾王子稍稍有些驚訝,但最后也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本就有些理虧,畢竟這幾天,比諾王子也不在這邊,一直在應酬其他國家的王子和公主,參加各種活動和聚會,算得上是冷落了江曉。

    更何況,繼續追問也不可能會有什么結果。

    眾人準備了幾天,在9月22日,四人組啟程前往了西馬王國的南部圣尼亞城,一座臨近地中海的城市。

    兩位王室青年男女對外號稱,為了慶祝奪得冠軍和季軍,也為了犒勞來自華夏與日不落的隊友,比諾王子和索菲婭公主,準備帶著兩位隊友進行一次美妙的油輪之旅。

    兩位王室也的確是這樣做的,他們帶著十數名小貝穆莊園的侍者,以及邀請來的美女們,共同登上了油輪。

    美女是比諾王子為了掩人耳目,邀請來開趴體的。

    但是這些侍者可不是普通的侍者,他們日日夜夜守在小貝穆莊園,一方面是侍者,一方面也是保鏢,而且其中不乏有家族其他成員的眼線。

    不過這對于索菲婭公主來說,馴服他們,并不是什么難事。

    當然,主要還是因為這些所謂的眼線,并不是帶有特殊任務來的。

    西馬王室的年青一代非常和平。

    現在已經21世紀了,已經進入了新時代了,各國王室,該有錢的的確有,該有權的也會有,但和過去古世紀比較起來,那絕對是兩個概念的錢和權。

    現在這些所謂的王室,不再像是過去那樣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,它更像是一個象征,一張名片。

    而西馬王國的王室,本該是歐洲的例外、本該是特別特殊的王室,但是在這個平行世界里,它也變得不再特殊,同樣淪為了一張名片。

    老國王的三個孩子,只有大兒子恩里科是普通人,而且還是一個精心培育,走在繼承路上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比諾王子和索菲婭公主都是星武者,心思完全不在繼承王位上面。所以,所謂的眼線也并不是執行太過嚴肅的任務,最多也就是來自家族成員的關懷,沒有什么比較嚴肅的政治使命。

    二公主和三王子,帶著江曉和朱麗葉順利出海,沿著葡里共和國的海岸線,一路向西南行進,在油輪上胡吃海塞,花天酒地。

    嗯,

    胡吃海塞的是江曉和嚶嚶熊,花天酒地的是比諾王子。

    出海的當天晚上,江曉就發現了,比諾王子不是在掩人耳目,他邀請來了這群火辣的女孩,他也的確是享樂其中。

    索菲婭也不阻止,眼不見心不煩,不參與甲板上的派對。

    江曉和嚶嚶熊一人拿著一個雞腿,津津有味的吃著,看著極為火辣的舞娘,旋轉跳躍閉著眼......

    但一人一熊卻一點也不沉醉,反而還想多吃幾個雞腿。

    出海的第三天,熱情的趴體終于停歇了,這天夜晚,二公主和三王子喚了幾名侍者進船艙,叮囑了一番,便要帶著江曉和朱麗葉下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甲板上,海風習習,江曉穿著潛水服,左三圈右三圈,做著準備活動。

    一旁,朱麗葉也在熱身,與藏了一手的江曉不同,朱麗葉算是徹頭徹尾的旱鴨子,雖然二公主保證了她可以在水下自由活動、自由呼吸,但是她在心理上還是有些壓力的。

    當然,江曉也是有點打怵的,雖然知道域淚星技的強勢,但是下到深海中去......這也太刺激了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還沒學會爬呢,這是直接要墊步大跳了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索菲婭公主和比諾王子走出了船艙,走向了甲板。

    “搞定了?”朱麗葉好奇的看著索菲婭。

    “嗯,早在家里的時候,就已經說好了,都是我的人,沒問題。”索菲婭隨意的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朱麗葉小心翼翼的詢問道:“真的不帶幾個侍者保護我們?”

    索菲婭笑了笑,道:“人越少越好,多了反倒是累贅,我可能還要去保護他們。另外,你們倆可是我們精挑細選出來的,自信一些。真的深入了海底,那里可是你的主場。”

    二公主的字里行間,流露出了強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江曉扭頭看向了朱麗葉,她是走植物流派的法系,索菲婭所謂的“主場”并不是在騙人。

    根據之前的調研,四人組這次要探索的海域,那海底之中,可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海洋植物。

    索菲婭伸手探向江曉,攤開五指,海魂面拼湊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索菲婭的示意之下,海魂面來到了江曉的面前。

    隨著水流不斷的調整,那海魂面具嚴絲合縫,佩戴在了江曉的臉上。

    緊接著,道道水流盤旋而下,環繞著江曉的身子,順著他漆黑的潛水服,從頭環繞到腳下。

    “嘖嘖......”比諾王子一手拎著海魂燈,遞給了江曉,另一只手拎著三叉戟,笑著說道,“看不出來,你的身材不錯嘛?”

    江曉眼神警惕的看著比諾王子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比諾王子:“平日里總看你穿那些花花綠綠的寬大服飾,倒是很少見你這樣穿。”

    說著,比諾王子還伸手,捅了捅江曉的腹肌。

    江曉向后退了一步,道:“你是不是跟舞娘動手習慣了?”

    比諾王子面色一僵,下意識的瞟了索菲婭一眼,發現二公主沒什么反應,這才松了口氣,轉頭惱怒的看向了江曉。

    而江曉帶著海魂面,對視的話,的確是比諾王子吃虧......

    索菲婭公主將手里的海魂燈遞給了朱麗葉,隨即一手抓住了朱麗葉的肩膀。

    油輪之下,一道水流席卷了上來,卷著二人的身體,向海中送去。

    朱麗葉的面色稍稍緊張,一手環住了索菲婭的腰,隨著她愈發的接近海面,水流在兩人的身上漸漸的幻化成了一個透明的罩子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哈哈。”比諾王子同樣一手抓住了江曉的肩膀,一個彈跳,直接“飛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嗚!哇!哇!”江曉一陣手忙腳亂,眼看著就要進海,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水花四濺,零分。

    涼!

    真他媽涼!

    大海之中,江曉身子哆哆嗦嗦的,緊握著手中的海魂燈,照亮著四周。

    江曉也終于知道它為什么被叫做“海魂燈”了!

    在陸地上,這海魂燈的光亮正常,和普通的燈光無異,看不出什么差別。

    然而在海中,這藍色的柔光卻是極具穿透力,它的亮度根本沒有調節,但竟然能照亮百米之外的海域。

    簡直是輔助神器啊!

    江曉扭頭看了看,誒?三王子呢?

    江曉臉上戴著的海魂面,以及由它制造的道道水流,已經與海水融為一體,只在江曉的臉上留下了淺淺的輪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三王子仿佛來到了自己的主場,興奮極了,身形突兀的從江曉腳下竄了出來,來到了江曉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那一頭金色的短發隨著海洋的水流來回飄蕩著,英俊的臉上充滿了笑容,笑看著不知所措的江曉。

    和一身潛水服的江曉不同,比諾王子可是穿白襯衫,那扣子也解開了,他赤裸著胸膛,一手中拎著三叉戟,示意了一下江曉的左側。

    “切。”江曉開口說著,卻是沒說出來話,只是吐出了幾個泡泡。

    他拎著海洋專用的海魂燈,順著比諾王子的指引向左側望去,卻是看到了兩個站在水泡中的女人,慢慢的飄了過來。

    索菲婭顯然也是喜水的主兒,她可是真正的海葬王,忍了沒多一會兒,她就不和朱麗葉站在水泡中了,修長窈窕的身子突兀的從水泡中落了出去,進入了海中。

    那一頭漆黑的長卷發在海中飄蕩著,黑色的連衣裙擺動著優美的旋律,配合上她那雕塑一般的精美容貌,真的是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索菲婭是舒服了,但是朱麗葉卻是嚇了一跳,一手拎著海魂燈,也顧不得對方的身份,瞪了索菲婭一眼。

    二公主的四肢沒有任何動作,身子卻是迅速向前漂去,而身后,那裝載著朱麗葉的水泡也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索菲婭:“走吧,向下。”

    江曉:???

    她竟然能在水里說話?這不科學!

    比諾王子:“走。”

    江曉:“......”

    索菲婭一手操控著水泡,三人組迅速向下游去。

    江曉卻是犯了難,朋友,你倒是走呀!跟上呀。

    這傻面具......

    比諾王子顯然發現了江曉的異樣,停下身子,仰臉看著江曉,道:“適應一下,腦袋動一動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哦,這樣啊。

    江曉嘗試著調轉身子,腦袋沖下,一頭扎下去,呼......

    在海魂面的帶領下,江曉猶如一條劍魚,嗖......

    江曉急忙將前探的腦袋往回縮,身子也緩緩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星寵也智能了。

    不過還不算最頂尖的,要是能閱讀主人的思想,那才叫自由操控。

    不過那樣的話,似乎麻煩更多?

    比諾王子身子向下,笑著在江曉的身邊穿過,開口道:“我打頭陣。”

    江曉也適時的開啟了眷戀光環,四人組的身上,紛紛亮起了金色的光環,與此同時,也在探尋著其他的海洋生物。

    身后,索菲婭微微挑眉,看著腰間旋轉的亮金色光環,伸手輕輕的碰了碰。

    江曉拎著照耀四周的海魂燈,適應著海魂面具,緩緩的跟上了比諾王子。

    星辰大海,這幾個字天天在嘴邊掛著,這一次,不再是說說而已了。

    異球,就是我的星辰。

    大西洋海底,我來了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三中三资料 平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