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3章 欺負小輩

作者:請叫我小純潔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人氣小說:女帝直播攻略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:絕世高手極品小農場帝少心頭寵:國民校草是女生奧特曼戰記萬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農民修真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www.irlnms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恰如山重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針對凡夫俗子而言,在莽莽蒼蒼的群山萬壑間、紅塵俗世外,突見一大片錯落有致的古建筑群,周邊云蒸霞蔚、氣象茫茫,震撼自然是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李月桐扔掉手里的燒火棍,踉踉蹌蹌搶前了數步,旋即便難以自制的癱軟在地。

    “到了,終于到了。”她的身體簌簌顫抖,大滴的淚珠沿著臉頰滾落,仿若瞬息回到了十余年前,自己還是那個天真爛漫、自在快活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姬夢辰慢悠悠旋過身,懶洋洋瞧著林宇,嗓音輕慢:“這不是到了嘛,能放了我吧?這捆的......很難受......”

    林宇沒有回她的話,自顧自問:“我們怎樣才能進去?”

    姬夢辰眨巴眨巴那雙漂亮的眸子,理所應當的回答:“進去?這個簡單,敲門呀。”

    林宇瞬間連殺人的心思都有了,強忍著火氣道:“你別跟我繞圈子,我問的是,怎么樣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都快忘了,你們就不是什么好人,肯定要做些鬼鬼瑟瑟的事情嘛。”姬夢辰煞有介事的點了點下巴,往旁便挪了兩步,順勢抬腳踢了踢李雨桐,壓低了聲音,“哎,你們干啥來的?”

    李月桐忿忿的回答:“偷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姬夢辰瞪圓了大眼睛,滿臉訝異的吐槽,“跑這么遠來偷東西,不辭勞苦,你們還真夠敬業的......”

    恰在此刻,岐州姬家西北面的山坡上,驟然傳來轟隆一聲悶響,旋即騰起漫天煙塵,光華符文閃爍。

    李月桐從未見過這般場面,當即滿面駭然,好半天都回不過神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張碧瑤遙望著西北方天際,眸光復雜,“好像是符陣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去看看。”林宇緩緩瞇起了眼,徑自招了下手,帶著張碧瑤和青蘿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姬夢辰一看就急了,蹦蹦跳跳的追在后頭:“哎!你們往哪去!給我解開啊,這算怎么回事兒!還有解藥呢,解藥哪去了......我這么美美的姑娘,不能死得太難看啊......”

    西北方。

    山巔盡被一片金燦燦的光芒所籠罩,密密麻麻的玄奧符文好像雪片似的飛向四面八方,層層疊疊潰散。一層、又一層的封印被打破,雷鳴般的轟隆隆聲響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小丫頭片子!你熊爺爺又出關了!”從那金光正中央,傳來一陣爽朗的猖狂大笑,“就是這么牛逼!就是這么囂張!你使出吃奶的勁兒,也別想困住我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這話雖說有些自以為是,卻也道出了某些實情。即便對于一位符文造詣頗高的符師,想要囚困住一位先天境大高手,也絕非容易的事。想當初的天嵐宗涂山之巔,天嵐宗主袁落塵關押了姜師法那么多年,可是動用了足足一片重獄空間啊......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由遠及近,一抹黑影疾速御空而來。待得抵達了近處,卻是一位須發皆白、仙風道骨的年邁老者。

    岐州姬家老祖宗,姬彥淮!

    縱然身為半神強者,卻因長期隱匿潛居,以至于始終未曾名登天榜。

    岐州鳳鳴山的隱秘,始終都是全球許多修真勢力的一塊心病,姬家人幾乎每年,都能在家門口附近抓上十幾個鬼鬼祟祟的家伙,其中過半數全是M國蘭德公司派出的暗訪調查員。

    “又壓不住了么?丫頭不在這里,我這手段很一般吶。”姬彥淮瞇縫起了老眼,輕聲嘆道,“嘖嘖,不如先給這小東西一通爆錘,打個半死不活,再重新關進去好了,也能省掉不少麻煩......”

    以他這般歲數,熊家那瓜娃子勉強只能稱得上“小東西”,輩分這就突顯出來了。

    畢竟姬家和熊家歷史上有些交情,仍記得當初兩家暗戳戳會盟的時候,姬彥淮還只是個年輕人,作為年輕一輩的杰出代表,站在自家家主背后,規規矩矩弓著腰。他不經意的抬頭輕輕一瞥,見對面熊家家主背后也站著一個黑發濃密、重眉如劍的魁梧少年郎,那就是今天的熊家老祖宗,川西熊家熊四五的祖爺爺,熊泰安。

    大浪淘沙,英雄豪杰多故去,一代又一代的修真強者氣血衰朽,無奈謝幕。無論是姬彥淮還是熊泰安,屬于他們的時代早就過去了。不過他們,卻仍像是大河床上的一塊頑石,迎接著一浪又一浪的洶涌波濤,執意不愿向世界妥協,頑強堅守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轉眼間,早已白發蒼蒼......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川西熊家人本就是渾身的蠻勁兒,熊四五這一百多歲的年紀,在修真界又是正值氣血充足的旺年,大招頻開,一個勁兒的往上掄,震得整座山都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望著一層又一層的封印崩碎,姬彥淮笑瞇瞇咧開嘴角:“年輕人真了不得,忒有勁兒,能鬧騰啊。跑到鳳鳴山嘚瑟的這么起勁兒,容我替你家老祖宗,好好修理修理你......”

    主意打定,姬彥淮頜下的白胡子顫了顫,將拳頭攥緊了,老眼死死盯住那封印處被撕開的口子,準備等著熊家的瓜娃子抻頭出來的時候,迎面就給他一頓暴雨梨花捶,直接給打成縮殼的王八。

    眼看著什么東西冒頭出來了,姬彥淮身形一縱,正準備動手,卻又猛地止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咩!

    鉆出來了一頭山羊,緊接著后面還是山羊、還是山羊......

    公的,母的,拖家帶口,成群結隊的往外涌。領頭的公羊咩咩叫,蹣跚的小羊跟隨著母羊,還有幾只瘸腿的家伙,傷勢已經好了,綁腿的布條還沒來得及拆。這群羊在符陣里被困了這么久,餓得肚皮塌陷,走路都直打晃。它們好不容易逮到了出路,又急又躁,爭先恐后的往外涌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一片白茫茫的海洋,場面忽然有點兒滑稽......

    “唉,熊家的瓜娃子真他媽缺德,連羊都綁架。”姬彥淮這么一大把年紀,卻忍不住咧著嘴罵了臟話,“難怪前些日子聽小輩講,羊丟了......”

    待得羊群跑光了,從那符陣里又傳出大笑聲:“哈哈哈哈,小丫頭,你熊爺爺,今天又又又出關嘍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層層疊疊的玄奧符文再度膨脹,好像一個撐大的氣球,下一秒就要爆裂開。明顯被困的家伙也是個二百五,本身對符文陣法一竅不通,單純試圖憑借蠻力沖撞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姬彥淮眼瞅著熊四五的大腦袋冒出來了,腳踏虛空登天而起,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,口中叱罵:

    “瓜娃子!我是你祖宗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看熊爺爺大展身手、威風八......哎呦!”

    笑聲戛然而止,緊接著熊四五那魁梧的身子就被一個橫掠虛空的大手印扇了回去,好像重型炮彈似的隆隆墜回了地面,轟的一聲悶響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這次守在外面的還是姬家小丫頭,豈料竟然是同自己祖爺爺一個輩分,三百來歲的姬家老不死......

    “老東西!你欺負小輩!”熊四五氣急敗壞的嚷嚷,“我跟你沒完!讓我祖爺爺來削你!讓我孫女婿削你!”

    “哼,你還嫩吶。小崽子,老實兒在里面呆著吧,等著人家來贖你啊。”姬彥淮搖頭晃腦,得意洋洋,反手就是一道道符文壓了下去,重新把封印合攏。

    他估摸著自己剛才那一巴掌扇的不輕,時機拿捏的又恰到好處,熊家的瓜娃子沒有兩個月休想緩過勁兒來。

    “讓你跑鳳鳴山嘚瑟,讓你摳我兒子的墳,慣的你,沒點兒家教......”姬彥淮嘴里嘟嘟嚷嚷,再度把熊四五壓了回去,這才心滿意足的拍拍巴掌。

    他轉身正想飄然離去,忽而心有所感,偏頭望向了東南方的山路,白白的眉毛挑起來:“嗯?客人到了?”

    在那山路盡頭,羊群好像雪白的浪花,綿延著往下翻滾,卻偏偏有一抹修長的身影,背負起雙手,腰軀筆挺,慢悠悠的踱步上山來。

    山羊們倒也乖巧,估摸著是知道這位板著臭臉的正主兒不好招惹,自發的分向了兩旁,把他讓過去,卻把跟隨在后頭的張碧瑤等人擠得嘴歪眼斜。

    “哎呦,哎呦,傻羊......”姬夢辰齜牙咧嘴,一個勁兒的轉圈圈,瞪眼瞅著前面問,“這憑啥啊?為啥連牲口都不頂他,有主角光環?”

    李月桐跟隨在她旁邊,牽著一頭山羊的角繞過去,低低的道:“上仙,等一會兒找到機會,我就偷偷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姬夢辰滿臉滑稽:“呵,謝謝你啊......”

    李月桐還想再說什么,卻伴隨著抬頭漫不經心的往天空一瞥,干張著嘴發不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神......神仙?”她兩眼直勾勾瞅著那抹屹立虛空的老者身影,身子晃了晃,回憶霎時間如潮水般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“咦?這就是你找的白胡子老爺爺?”姬夢辰歪著腦袋,眉開眼笑,“這是我家老祖宗,難怪啊,你要真在十多年前來過這里,也就只有他才敢把你放了......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林宇已經走到了山頂。

    他抬眼掃了掃那密密麻麻的石頭陣,眉頭蹙起來:“加了這么多重封印,多大仇啊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張碧瑤和青蘿對符文陣法都不算通透,也就只看到了一堆錯落有致擺放的石頭。只不過青蘿的道行擺在那里,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兒,歪著小腦袋,白皙的小臉上涌現出了絲絲迷惘和困惑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張碧瑤湊過來低低的問,“我方才聽到聲音,熊老前輩......該不會被囚禁在這里吧?”

    林宇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,卻是再度抬起臉,望向了高空,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來此作甚?”姬彥淮腳踏虛空,慢悠悠緩步行來,宛若世外謫仙模樣。

    “仙尊在上,晚輩有禮了。”林宇裝模作樣的拱了拱手,“我們不遠萬里,抵臨岐州,登鳳鳴山,懇請仙尊出手相救,扶濟世人。”

    姬彥淮停下來,手縷胡須:“哦?救你們什么?”

    林宇同張碧瑤對視一眼,繼續道:“我妻子的身體,出了點兒小毛病。聽說唯有鳳鳴山才能開出這一劑良方,故而萬里迢迢而來,無禮叨擾,還望仙尊恕罪。”

    姬彥淮又問:“我鳳鳴山啥時候成醫館了,你小子又是聽誰說的?”

    林宇簡短回答:“道聽途說。”

    “哼,道聽途說,你就敢來啊?”姬彥淮掐著胡子,歪著腦袋瞅瞅林宇、瞅瞅張碧瑤,又瞧了瞧跟隨其后,滿臉笑嘻嘻的姬夢辰,無端皺了下眉頭。

    他那張老臉登時就撂下來了,氣呼呼的一甩袖子,轉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林宇急忙搶前兩步,恭聲道:“仙尊請留步,緣何不問緣由因果,竟不肯出手相救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少在這里詐我,即便年紀大了老眼昏花,卻也不是瞎子。”姬彥淮扭過頭來,斜著眼冷哼,“林子軒,你帶著先天圣體偷偷摸摸上山,在這兒跟我裝犢子呢?”

    林宇:“......”

    自己隱匿修為氣機,抄山路摸上來,本打算暗探虛實,剛見面就被識破了?那我這偷偷摸摸的還有什么意義?他低下頭找遍了全身,又去瞧了瞧張碧瑤和青蘿,滿臉古怪。

    張碧瑤被他瞧的有點兒發毛,忍不住問:“先生,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看,真奇怪了。”林宇的表情頗有些費解,“誰把名字寫身上了么?”

    張碧瑤同青蘿一起茫然的搖晃著小腦袋。

    姬彥淮自覺占了先機,老臉這才涌現出了笑意:“小子,你還嫩著呢。即便扒了一層皮,也休想逃過老夫的法眼,你以為老夫這幾百年的鹽,白吃了?”

    “前輩貌似從未見過我,我也從未見過前輩。”林宇穩了穩心神,笑呵呵的問,“敢問您是如何猜到我就是林子軒呢?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三中三资料 平码